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香港防暴警证实:示威女生成为同伙猎艳目标
  • 发布时间:2020-03-11
  • www.masiah.com.cn
  • 原标题:香港防暴警察证实:示威女孩成为合作伙伴的狩猎目标

    提到香港警方,最近你可能会想到:刘先生,光头警官,绰号“爆头警司”,说英语的粤语庄定贤,和警察,他们的门牙被暴徒用钢珠砸碎.在过去三个月,一些极端示威者发起的暴力活动极大地影响了香港的法治和社会和平。为了维护正常的社会秩序,许多香港警察夜以继日地工作。其中,全副武装、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站在反暴力斗争的最前线。

    “光头警长”刘先生被暴徒团团围住。资料来源:香港“东方网”的

    警官黄家伦,他的门牙被暴徒用钢珠打碎成四块。

    但香港警察实际上是普通人。长时间高强度工作后,他们会感到疲劳吗?他们对连续遭到暴力分子“袭击”的个人及其家人的信息有何看法?面对如此大的挑战,他们是如何坚持下去的?考虑到这些问题,环球时报-环球网的记者采访了一名年轻的警官,他从今年6月中秋节前不久就被部署到“第二梯队”。为了安全起见,下文将使用“接君”这个笔名。

    环球时报-环球网:你为什么选择毕业后当警察?

    接君:我的本科专业和警察没什么关系。选择这条道路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与同龄人相比,收入并不低,应该说,它高于普通毕业生。然而,当警察和企业进入时,工资收入和增长仍然是不同的:警察的工资增长不会太大,相对固定,不如企业的工资增长多。

    环球时报-环球网:房屋是香港人普遍头痛的问题。如果加薪幅度不高,会有甚么忧虑呢?

    接君:在住房问题上,警察有一定的福利和宿舍。这个宿舍的概念不同于学校宿舍,学校宿舍基本上是一个套房,但它只能用于生活,不能买卖。退休后,他们还将获得“公共住房”。然而,宿舍也需要排队,有时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只能在结婚后才能开始。租金大约是工资的7%,这并不特别便宜,但比买房好得多。

    环球时报-环球网:你厌倦了在香港当警察吗?

    接君:说实话,在我正式开始工作之前的六个月里,我真的很累。这种训练可以称之为“地狱”级:最累人的训练,一周7天只睡10个小时,通常在下午3: 30,下午4: 15起床做运动。训练很难。除了一些技能训练之外,还有很多训练项目,比如“步操”训练我们服从命令和锻炼耐力。

    因为训练非常艰苦,有人选择离开。和我在同一时期有9个班,每个班大约有30人,其中一个班已经去了2/3。我没想到我会因为艰苦的训练而退缩。毕竟,我非常努力地想进去。

    环球时报-万维网:哪个比训练更累人?

    接君:事实上,没有多少可比性。这两种疲劳不是一种疲劳方法。现在他们主要是精神疲劳。每次我去执行任务时,挨骂都是最常见的事情。即使我被责骂,这些(暴徒)也有关于警察家庭成员的信息,这真的让人生气。我们的许多同事对此都有意见,并正在进行调查。

    但是当我在前线的时候,我身体很累。防暴警察配备了重型装备,不包括重40到50公斤的盾牌。那种盾牌也很重,一只手抓不住它。换句话说,穿上这套服装后,防御力可以增加100,但是敏捷度和移动速度基本上降到负值。在和暴徒的对抗中,我们总是要穿着这身衣服站很长时间,被暴徒用激光笔照射,这很不舒服。那种激光笔不同于普通的激光笔。它更加明亮,根本不需要长期照射。仅从正面扫描眼睛尤其不舒服。因此,很难想象长时间发送会有多大的影响。

    8月21日,中国香港。r

    9月4日,新加坡总理夫人何晶在脸书上发布了一组照片,向香港警方致敬:如果你抱怨工作辛苦,感到委屈,看看他们!

    不仅如此,下班后我也不能休息好。有时我们睡觉时没有床,只睡在地板上,没有枕头,我们睡觉时戴着头盔。如果你这样睡觉,你会感到全身酸痛。此外,食物条件不好,食物单调。有一次,我在盒饭里吃了一只大蟑螂。那时候真的很恶心,但是除了给一张免费的票,我什么也做不了。

    环球时报-环球网:如此痛苦,如此疲惫,你有没有想过彻底放弃,换一份工作?

    接君:说实话,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是,目前不会考虑,也不能考虑。既然我选择了这个行业,我会先把工作做好。至于其他人,有很多人想转行辞职,但实际上辞职的(警察)并不多。

    环球时报-环球网:你对极端示威者有什么看法?

    接君:有些人真的没有大脑。最近,我对一件事非常生气:8月31日,警察在王子车站执法。一些人散布假消息,说有人因为警察的执法而死亡,还有谣言说警察强奸了女示威者。不仅谣言被传播,而且一些人利用这些谣言反对警察。许多谣言听起来不可能,但有些人会相信它们,这真的令人费解。有人向警方索要了8月31日爱德华王子车站的完整监控录像。监控摄像头都被暴徒摧毁了。我在哪里可以找到视频?

    此外,示威者中有许多年轻人,其中一些是男孩,他们根本不想表达任何政治要求,来“接走女孩”说最糟糕的话。这些人出来,经常举行(示威)直到很晚,当公共汽车和地铁都走了,一些男人会开车去寻找“目标”,用借口把参加示威的女孩拉回家。《环球时报》-环球网:最后一个问题,你有什么想对你的大陆朋友说的吗?

    接君:我希望支持我们的内地朋友来香港旅游和出差时向我们的香港警察问好。这将是对我们的极大鼓励。因为有人给你打气的感觉会非常不同,甚至可能成为一个人的精神支柱。(环球时报-环球网驻香港特约记者崔天野)

    五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masiah.com.cn 技术支持:五原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