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医保谈判“灵魂砍价”火了 幕后工作实录来了
  • 发布时间:2020-03-07
  • www.masiah.com.cn
  • Original Title:医疗保健谈判中的“灵魂谈判”之火!幕后工作记录来自

    #医保局专家的灵魂降价# 4.4元4太多,难.最近,一场涉及近14亿中国人的谈判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这就是“健康保险谈判”。健康保险谈判是一种药物能否被列入健康保险目录以及价格如何的关键。这也意味着病人可以花更少的钱,使用更好的药物。通过健康保险谈判,许多世界知名的“高贵药品”最终提供了“平民价格”,许多进口药品提供了世界上最低的价格。

    看到紧张的医疗谈判进行的怎么样了吗?幕后有什么故事?

    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药物盐酸阿列替尼的第一轮报价正在谈判现场进行。如果协商成功,该药物可被列入国家医疗保险药品清单。

    目前正在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郭凤英女士不知道谈判的情况,但这种药对她来说意义非凡。

    郭凤英说:“吃了20天后,我开始说话,没有喘口气或咳嗽,我的身体恢复了。我没告诉我多少。后来我问他。我儿子只说了,5万元(1个月),5万元,我说我不可救药。儿子没有这样做,但儿子说,不管发生什么,你仍然有药可治。”

    对郭凤英来说,这种药无疑是救命稻草。在医疗保险中引入更多用于救生和紧急救援的优质药品也是国家医疗保障局2019年全国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调整工作的主要原则。今年的谈判是我国卫生保健体系建立以来最大的药物谈判,涉及119种新的谈判药物和31种新的谈判药物。

    药物是好的,但价格昂贵,这是这些协商药物的核心特征。

    以盐酸阿列替尼胶囊为例。在全球上市9个月后,该公司于2018年8月获准进入中国。技术先进,但价格昂贵。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副院长石远凯说,这种药的价格是每月人民币,病人的经济负担是个问题。

    黄新宇,国家医疗和社会保障局医疗服务管理司副司长说:“谈判的核心是以合适的价格购买,并将其纳入医疗保险目录,这可以考虑到患者的负担、基金的承受能力和企业的意愿。企业愿意并有合理的利润。”

    要谈判,如何确定合理的价格?

    对企业来说,创新药物有巨大的研发成本,企业有自己的考虑。另一方面,根据健康保险基金的负担能力和药物的成本效益,健康保险局也必须作出专业判断。为此,国家健康保险局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39名药物经济学专家和11名基金计算专家进行专业计算。

    在10月9日的启动会议后,39名药物经济学专家随机收到了他们需要计算的药物数据。

    药物经济学专家组组长和副组长与计量专家沟通。他们需要找到最合适的测量方案,并找到最有利于谈判的价格。

    在药物经济学专家进行计算的同时,来自世界各地医疗保险部门的另一组11名基金计算专家也在同时进行计算。他们计算了成功的药物谈判对健康保险基金的影响。

    2019全国医疗保健药品目录协商基金测算专家顾亚斌说:“给我们一个总体基金总额盘和多少空间来购买或与企业协商新药目录。我们的主要工作是在总盘子下面测量,用有限的钱购买最好的产品。”

    通过药物经济学专家和资金计算专家两组专家的联合计算,最终确定每种药物的谈判底价。这个底价决定了谈判能否成功,也是卫生保健部门谈判的基础。

    底价I

    黄新宇说:“这个药物经济学专家小组估计,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估计的。对于每种药物的具体计算方法,我们要求药物经济学组长和副组长进行咨询,检查并告知专家如何评估。”

    药品和专家一一对应。自然,责任会更加明确。此外,团队领导将统一标准,结果将更加公平。另一方面,药物经济学专家组和基金计算专家组是并行的,互不干扰。两组的结果影响最终的保留价格。这种分散的设计给计算增加了一个密码锁。

    黄新宇说:“这两组是平行计算的,他们不知道对方的底价。在两组平行结果结束时,我们按照事先确定的固定规则,形成了处于完全保密状态的最终医疗保险方的保留价格,并严格保密。谈判时,底价已经交给谈判小组,所以我们可以尽力保证底价不会在谈判过程中泄露出去。“

    在最终底价确定之前,为了消除企业的顾虑,从10月26日至28日,药物经济学专家组的三位领导和医疗保险局医疗服务管理部的工作人员组成了三个小组,就每种药物的计算方法逐一与各企业代表沟通。

    经双方反馈后,国家健康保险局综合各方内容,最终得出每种药物的议价。正是在确定谈判药物、计算谈判价格、与企业沟通等过程中,底价成为谈判团队手中的牌,谈判团队可以在与企业的谈判中通过“灵魂讨价还价”一次又一次降低价格。

    经过一轮艰难的谈判,甚至企业的一些代表都留下了眼泪。

    经过与总部反复沟通,企业终于报出了价格。

    入围后,专家和企业将进一步协商,使企业报价逐步接近甚至低于底价。经过最后一轮报价,企业终于成功谈判。

    盐酸阿列替尼的最终签约价格在医疗保险局可接受的范围内,但由于保密原因,无法公布签约价格。这是国家医药安全局在药品谈判中的创新,允许企业申请价格保密,从而为中国患者获得尽可能低的价格。

    根据健康保险局发布的数据,在谈判期间,进入健康保险的癌症、糖尿病和其他治疗药物的数量平均减少了约65%。

    根据50%的实际报销率,患者的个人自付费将减少到20%以下。根据这一估计,从2020年1月1日起,像郭凤英这样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将通过降价和报销减少约80%的月费用。

    此外,本次谈判新增谈判药物119种,谈判药物70种,涉及癌症、罕见疾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药结核病、风湿免疫、心脑血管疾病、消化系统等10多个临床治疗领域。平均价格下降了60.7%。

    最近,国家医药安全局公布了2019年调整后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创新药物的价格已经大大降低,医疗保险的加入将减轻患者的负担。这些变化让近14亿中国人受益。对于制药公司来说,这些创新药物进入医疗保险目录是市场的一个先发制人的机会。对于健康保险基金来说,这是为了省钱和买好药。可以说,这是每个人都希望看到的双赢局面。

    五原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masiah.com.cn 技术支持:五原门户网 | 网站地图